當前位置:主頁 > 喜劇學院 > 正文

花千元聽一場相聲 90后撐起喜劇生意

2019-07-20 13:44 作者:清楓學長 來源:網絡整理 字號 T| T

  “唉,還是搶不到票。”阿悅嘆了口氣,無奈的放下手機。

  阿悅是一名“德云女孩”——這是一個近年流行的詞,指的是那些喜歡德云社相聲的女生,耳機里放的是相聲,手里抄的是太平歌詞,周末去的是德云社專場表演,像追愛豆一樣追相聲演員。7月28號,是她心心念念的相聲演員專場演出的日子。

  為了能搶到票,她不僅在幾個周前就掐點定好了鬧鐘,還發動了親戚朋友幫忙搶票。即便如此,所有的努力還是在開票的那一瞬間化為了泡影。阿悅不死心地看了一遍又一遍,手機屏幕上各票檔赫然標注著——“缺貨登記”。

  

花千元聽一場相聲,90后撐起喜劇生意

  阿悅的經歷,只是當下喜劇行業火爆的一縷縮影。從2014年開始,喜劇熱的火苗從線上燒到線下,《歡樂喜劇人》、《笑傲江湖》、《吐槽大會》等節目層出不窮,成為綜藝的重頭戲;而在線下,德云社某相聲演員就曾憑一己之力將相聲偶像化,引得無數“德云女孩兒”競相搶票。無論綜藝還是相聲,越來越多90后愿意花錢“買笑”,撐起了一門日漸蓬勃的喜劇生意。

  “北派”四大組織

  把人逗笑是一門好生意嗎?

  說到喜劇市場,就不得不提行業里的四大組織——本山傳媒、德云社、開心麻花和大碗娛樂。它們,席卷了中國喜劇市場,在北方甚至是家喻戶曉。

  2003年4月,在春晚站穩腳跟的趙本山,出資200萬成立了遼寧民間藝術團,在這之前,他干過運輸、賣過果茶、倒騰過木材、鋼材,小賺了一筆之后,趙本山開始考慮盤活二人轉。藝術團是成立了,人呢?為了挖掘優秀人才,趙本山與遼寧大學共同創辦“遼寧大學本山藝術學院”。此后幾年里,趙本山不僅憑借個人影響力捧紅了小沈陽、丫蛋兒和宋小寶等小品演員,還接連拍攝了《劉老根》、《鄉村愛情》系列國民鄉土電視劇,本山傳媒也形成了演出、影視、教育全產業鏈發展的模式。

  同年,郭德綱還拖家帶口的在北京漂著。他的相聲依然不賣座,最慘的時候,曾在商場的玻璃展示柜里被人當猴子一樣圍觀了48小時,也曾落魄到需要當掉自己的懷表去換兩個饅頭。風雨飄搖之際,老郭正式將創立的“北京相聲大會”改名為“德云社”,開始在天橋樂茶園演出,功夫不負有心人,2004年之后,德云社事業升溫,逐漸打開市場。

  也是這一年,開心麻花在京成立,并首創“賀歲舞臺劇”概念,盤點調侃年度熱點人物和事件,十五年垂直耕耘喜劇。無人問津時一場話劇在北京只賣出7張票,是靠著免費拉觀眾聽話劇打磨笑點同時積攢口碑,將話劇推向了市場。2015、2016年,開心麻花分別獲得中國文化產業基金和微影資本的投資,后掛牌新三板,估值達到50億,但由于各種因素,2018年凈利下滑71.76%,開心麻花在今年5月摘牌。

  而大碗娛樂的核心賈玲彼時剛從相聲專業畢業,成名前在北京漂了6年,沒有穩定收入的她甚至冬天不舍得開暖氣。2005年,賈玲拜入馮鞏門下,后數次登上春晚獲得了廣泛的群眾基礎。2016年賈玲投資成立大碗娛樂并拿到北京文化(行情000802,診股)的1000萬元天使輪融資,融資后,賈玲占股35%為第一大股東,北京文化占股20%,值得一提的是,占股25%的第二大股東孫集斌正是東方衛視熱播綜藝節目《歡樂喜劇人》的幕后編劇、導演,大碗娛樂就是憑借這檔節目逐漸在行業站穩腳跟的。

  整體來看,喜劇市場業務涉及漫畫、影視、短視頻、綜藝、相聲、話劇等種類。除四大組織之外,市場中的其他玩家也在發展多種形態的喜劇內容,各自集聚力量,比如陳翔六點半,集美貌與才華于一身的papi醬,還有因《吐槽大會》和《脫口秀大會》名聲大噪的笑果文化,而米未傳媒的《奇葩說》更不必提,馬薇薇、邱晨、陳銘、顏如晶,隨便一個名字都是人們口中津津樂道的流量。

  90后愛上幽默段子

  資本熱捧過后,如今還投不投?

  喜劇市場是如何爆發的呢?

  表面上看,當下大多數90后面臨著來自工作、家庭等各種壓力,聽相聲看喜劇成了年輕人放松解壓最方便直接的方式。數據顯示,年輕態喜劇受眾大多收入可觀,購買力強,加上這兩年廣電總局對海外版權引進綜藝和真人秀節目的管控愈加嚴格,這些都構成了喜劇行業發展的肥沃土壤。

相關閱讀

扑克加工